超职教育

超职教育 成就超值人生

客服热线

400-6777-098

投诉热线

400-6777-098

88%的儿童性虐待案件都会选择不报案,被隐瞒的性侵对孩子更好?

发布时间:2020-08-27 阅读量:214

美国一项数据显示,只有63%的性侵受害者会报案,而儿童性虐待的案件,是12%。

  社会文化、权力压迫、年龄差距,除了心理层面的痛苦以外,性侵案的受害者们还承受着社会层面的压力。

  最近登上热搜的“鲍毓明性侵养女”事件中,有这样的细节:

  小兰(化名)在警察局录口供时,多次因为情绪激动而中止,甚至她会抽自己耳光。

  当警察将手放在她脖子上,问,“他是这样掐你的吗?”

  小兰突然哭出声,“我没有办法去形容那种感觉,太痛苦了”。

  曾经有心理学家说,对于性侵案的受害者们来说,司法程序的取证过程,无疑是要求受害者们“再经历一次被强奸”。

  然而,即便如此,这是受害者想要声张正义,不得不经历的痛苦。

  除此之外,遭遇性侵,不仅仅是身体上的伤害,更多的是——

  “自主权的丧失”:被强迫发生性行为,受害者的行动不受自己的意志控制,身体不再属于自己。而被鲍某明身体、精神双重控制下的小兰,一直处于“失去控制”的状态。

  “羞耻与怀疑”:身体受到侵害,而自己却无力反抗,受害者会因为自己的“肮脏”和“无力”而羞耻;无端受到伤害,会对人际关系感到怀疑;

  不难想象,受害者越是熟悉施暴者,ta的创伤后遗症越明显。

  有研究发现,如果施暴者是个陌生人,67%的受害者会经历心理上的抑郁和生活上的功能失调;

  如果施暴者是家庭成员,亲密的朋友或者其他熟人,比率是79%;

  如果是亲密伴侣,比率会上升到84%。

  信任的、依赖的人,反而做出伤害我们的事,崩塌的三观更是会加重我们对他人,对人际关系的怀疑,甚至开始自我怀疑,“是不是我有问题?这是我应受的惩罚吗?”

  说出自己的经历是勇敢的,哪怕是在网上以匿名的形式。

  更多的人,可能没这么勇敢。

  许多经历过痛苦的人,都选择避而不谈,或者时隔很久才张口倾诉。

  “隐瞒”或是“否认事情发生过”,或许能让人找回一些掌控感,“我很强大,我没受到影响”。

  但是,只有处理伤口,才可能看到伤口愈合的可能!

  心理学家James Pennebaker曾做了一组对比实验:

  一组受试者每天花20分钟描写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创伤事件,另一组受试者写与创伤无关的平常话题。

  两组受试者每隔4天参与一次实验,持续6周。

  结果表明,刚写下创伤事件的受试者,压力水平会上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积极展露创伤带来的积极影响就越来越明显,需要心理医生的次数明显减少,自己的压抑感受也越来越轻。

  然而,始终压抑自己的受试者正好相反,伴随着一直沉默,内心无法排遣的痛苦持续升级,创伤的痛苦被不断放大。

  是什么让人们经历巨大的痛苦之后,依然能够站起来?其中非常重要的条件就是:创伤的表露,把自己的经历和感受表达出来。

  没有处理的创伤,会成为一生如影随形的鬼魅,成为在任何时候都可能引爆的炸弹。

超职课堂 流心蛋
课程直播 查看更多
热点
考试指南
考试报名

超职教育APP下载

成就超值人生

官方公众号

联系客服

投诉直通车 app下载 公众号
电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