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职教育

超职教育 成就超值人生

客服热线

400-6777-098

投诉热线

400-6777-098

玛丽· E ·莫林专家博士用家庭系统疗法对露丝的分析(四)

发布时间:2020-08-27 阅读量:226

家庭成员间的交往下面是家彪成员、杰瑞和我之间在第一次与家庭见面时的一个简明对话摘要。来的人有露丝、约翰、罗布、珍妮弗、苏珊和亚当。

  约翰:自从露丝和我参加咨询,我们的关系得到不断改善后,亚当就变得越来越不顺从、不合作,尤其是对礬丝。昨天,亚当朝珍坭弗吼,当我想要惩罚他的时候,露丝告诉我,让他单独呆一会儿,他们之间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处理。我不太赞同露丝管教这些孩子的新方法。

  罗布:(生气地打断)你应该听妈妈的。她现在比你更知道家里是怎么回事。

  杰瑞:罗布,听起来你生了爸爸的气。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能告诉他你为什么生气,直接告诉他。(杰瑞让罗布对着父亲。)

  罗布:(看着杰瑞好像他很奇怪,但是他直接对父亲) :你总是管别人,你不知道家里是怎么回事。妈妈更可靠,她已经不再告诉我们应该做什么了。她对我不像以前那样管了。

  杰瑞: 罗布,你能告诉你的妈妈“不再管我了"是什么意思吗?

  罗布:妈妈总是想知道我去哪、在干什么。她会不经过我的允许就打扫我的房间。

  杰瑞: 罗布,你在谈你的蚂好像她不在这丿L。能不能直接对她说?罗布:你在让我做我感到不舒服的事。我为什么不能对你解释?

  杰瑞:你说你对家里的事觉得不舒服。你希望对于在家里得到什么样的对待有更多发言权。要想这样,一个办法就是直接与父母交谈,使他们能够清楚地接受到你想让他们理解的信息。这样试一试,看看是不是能使你在家里有更强的位置罗布:这对我很难,我一般不这样做。

  玛丽:罗布,我能理解你。但是我相信你能做到。杰瑞和我不是让你直接对待你的家庭,而是让你们每个人直接同对方交谈。那样也能帮助杰瑞和我更好地理解你在家庭中的位置。

  罗布:好吧,我也想说一些关于爸爸的事。我觉得他对亚当太苛刻。

  杰瑞:罗布,你父亲就坐在那儿,你能不能直接告诉他你所说的“你认为他对亚当太苛刻"是什么意思?

  罗布:(勉强地)爸爸,每次当亚当和他的姐姐或和我吵架时,你通常很不高兴。最近,对我也是这样的。如果我10点还没回家,你就像妈妈以前那样怒不可遏。

  杰瑞:约翰,听了罗布的话,你有什么感受?

  约,马什么?约翰:(看着杰瑞)我认为我不能接受这些。我从未顶撞过我父亲。

  :约翰,你能坐得离罗布近一些,直接告诉他听到愆说的话以后你的感受是

  翰:(将椅子挪得离罗布近一些)嗯,这确实让我很难过。你们知道我和你母亲多

  么在意你们?

  罗布:(面对父亲看起昶有些吃惊):我不知道你在意。

  玛丽:似乎你们俩有很多话要说。我希望我们在以后的时间能继续这个话题。行吗?两个人同意在下一次见面之前在外面见一次。他们同意一起吃午饭,并讨论他们的关系。他们同意在下次家庭治疗时报告发生了什么。

  玛丽:我想在结束之前应轮到每个人。(转向珍妮弗)你对来这里有什么要说的吗,在这些会面中你自己想要得到什么?

  珍妮弗:(看了看露丝和苏珊)苏珊和我喜炊到这儿来的这个主意,因为自从爸爸妈妈来咨询之后,家里就很不同了。但是我们觉得媽妈抛弃了这个家。

  杰瑞:你能告诉母亲你所说的“抛弃了这个家"是什么意思吗?

  珍妮弗:好的。妈妈,你不再给我们洗衣服了。我们必须自己做午饭。你和亚当和我有更多口角。当争吵发生的时候,我想待在外面。尤其是当你和亚当吵架的时候。

  玛丽:露丝,你听了珍妮弗刚才对你所说的,有什么回应吗?

  露丝:当听到珍妮弗不赞同我去上大学以及不希望我为了让她和其他孩子更加独立而做的努力时,我很难过。我想那就是为什么对我来说得到一份家庭之外的工作很困难的原因所在。我处于一种困惑之中:是让我自己高兴还是要让我的家人高兴呢?玛丽:珍妮弗,你对你妈妈所说的有什么回应吗?珍妮弗:我现在不想回答。

  玛丽:很好,你不需要现在回答。希望在这次会面结柬之前我们能再回到这个问题上来。(她转向苏珊)你希望家里的每个人和以前有什么不同吗?苏珊:珍妮弗和我比较喜欢妈妈以前的样子。

  杰瑞:不要把珍妮弗包括进去,也许你能谈谈自己的意见。然后,珍妮弗可以谈谈她的希望。

  玛丽:苏珊,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苏珊:我想说的是,我赞同罗布所说的,自从妈妈来咨询之后,爸爸不像以前那样好了。他对妈妈越來越好,但是对我们似乎越来越失望,并且一

  约 翰:(打断)你怎么能说我对你们不好呢?我已经尽力了,但是没有人欣赏、喜欢!杰 瑞: 苏珊,那就是你想对你父亲说的话吗?他的理解正确吗?苏 珊: (转向杰瑞)不正确。

  太 瑞:你不会介意告诉你父亲你希望他是怎样的吧?

  懞 詢

  苏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爸爸,并不是我们不喜欢你所付出的努力。而是我从没有从你那儿听到什么美妙的事情。

  玛丽:苏珊,如果你希望父亲能改变一点,那会是什么呢?苏珊:那就是我们能一起做些什么,而不会有争吵。

  玛丽:约翰,你觉得怎么样?

  约翰:如果我有时间,我愿意为苏珊多做些事情。我和露丝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这影响了我和苏珊以及珍妮弗的关系。尽管有时我不知遭一个父亲该为17岁的女儿做些什么。

  玛丽:你为什么不问她呢?

  约翰:(看了看苏珊,一段很长的中断)你们怎么想的?苏珊:我们可以去看电影。

  玛丽:你愿意和苏珊去看电影吗?

  约翰:对,如我们喜欢同一部片子的话。

  玛丽:听起来很好,我希望你们两个抽空讨论一下你们所喜欢的片子。(她转向亚当)亚当,你想为自己说些什么吗?

  亚当:我想家里人把我单独挑出来这很不公平。

  玛丽:这个房间里有谁把你挑出来了?你可以直接对他们说。

  亚当:苏珊,你曾把我挑出来过。并且珍妮弗只是坐在那儿笑。 而., .(烦躁不安地看着地板)爸爸奶妈最近对我感到沮丧、失望“

  约翰:(打断)我什么时候对你感到沮丧了?你根本不值得。

  露丝:(打断谈话并转向约翰)我认为你应该让亚当把话讲完。

  玛丽:露丝,让约翰自己说怎么样。(她看着约翰)你想对亚当说些什么?

  约翰:我觉得每个人都在指责我,我快要疯了!我们愿意为了露而到这里来,不是为了我!

  杰瑞:约翰,我能理解你,你也许觉得每个人都在挑你的刺儿。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他们对你所说的是一个信号,表示他们信任你,愿意公开、诚实地告诉你他们的感受。

  也许这些就是直到现在他们还没有表达过的东驽。

  约翰:嗯一.一我不知道..一.但是我确实希望孩子们能告诉我。

  杰癘:如果你能对他们更加开放,他们也就会对你更加公开。不久前,亚当对你说了什么,你似乎情绪很受感染。你愿意对亚当说些什么吗?

  约翰:亚当,很难听到你能说些什么。(他栲向杰瑞,微笑着)我这次做对了吗?杰瑞:我希望你能继续说。(他强调了其他所有家庭成员,除了露丝)你们当中的几个曾提到你母亲的咨询影响了你们的生活。有几个还说过你们觉得被她抛弃了。你们每个人是否愿意对你们的妈妈说些什么?

  苏珊:妈妈,看到你现在变得很冷漠我很难过。我已经习惯了你一贯对我们的好,即使我有时发牢騷。你为我们做了很多,但是我想你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罗布: 苏珊,我认为你说得很对!约翰:我认为苏珊说得很好!

  亚当:妈妈,你不再护着我了。我不想和你发生冲突,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就和你争吵起来了。

  玛丽:你认为冲突的发生和妈妈不再护着你有关系吗?亚当:(想了一会丿L)也许有!

  珍妮弗:我喜欢这种谈话方式,而且现在也不会发生冲突,我们在家里从没这样做过。

  玛丽:(转向露丝)听到这些,你有什么感受?

  露丝.很高兴看到我的家人谈论他们自己,而且我也不用再为他们操那么多心了。

  杰瑞: 时间快到了,结束之前,我想问一下,你们下次想不想再来。

  所有家庭成员都觉得有来的必要,因为他们喜欢这次会面所发生的一切。他们同意下星期会面。杰瑞解释了做一些家庭作业的重要性。由于每一位成员都赞成这.一想法,他建议给全家人布置作业如下:

  ·露丝的作业当孩子和约翰在一起时,避免干扰。

  ·苏珊和约翰的作业下次来之前,选择一个两个人都参与的活动。

  ·罗布的作业多花些时间让父亲了解到你是多么希望和他在一起。不要告诉他,他该怎么做,而是应该告诉他你的感受,这很重要。

  ·珍妮弗的作业下周来之前主动邀请你母亲和你一起做些什么,例如一块儿购物或花30分钟时间在一起,等等。

  .露丝和约翰的作业继续讨论你们想一起做些什么,单独做些什么。当你们又聚焦在孩子身上,尽量少谈论你们自己,多谈他们。

  征求每位家庭成员的意见,看他们对布置的作业有何意见,如果他们愿意在下周之前完成作业,进一步约定下周再和治疗师碰头的时间。每个人都觉得他们能完成任务。

  在治疗之外和在治疗时解决问题同等重要。这样他们能认识到有能力改变自己。意识到自己的责任,他们就会去努力。亚当是惟一没有被布置家庭作业的人目的是把大家注意的焦点从他身上转移开,避免继续把他当作家里的“病人"。

  治疗过程评论一起合作的治疗师们观察家庭的结构,通过@允许成员们坐在他们想坐的地方;0尝试获得一个关于家庭成员处理事情的模式的较清晰的图画。我们认为,在观察这个结构的过程中,露丝的改变在兄弟姐妹子系统中产生了压力。在配偶子系统中也有压力,其中包括约翰在最初会减少这种压力。露丝和亚当之间似乎有严格的界限。她发生改变的能力蜘深了她和亚当之间的界限,并且他正对那些变化做出反应。她不再感到有必要对他的需要让步和妥协。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的冲突不断增加。她的改变导致这种关系中出现新的紧张情况。如果亚当和他的兄弟姐妹或其他同辈团体间保持一种紧密的关系,他也许能够更好地调整和适应这种改变。珍妮弗同样似乎也有困难面对这些改变,不但是因为露丝,而且是因为事实配偶子系统下变得越来越强大。我们重复一点,如果变化发生在系统中的任何一部分,那么系统中的其他部分也将发生改变。换句后说,露丝的改变和配偶子系统中同步的变化已经影响到这个家庭的平衡。因此,如果可能的话,让整个家庭参加治疗这一点很重要,以便所发生的改变不但对系统产生影响,还对系统内每个成员有重大影响。

  在这个家庭中,成员间的关系交织在一起。他们对作为家庭中的个体及所扮演的角色缺乏清晰的概念囗像这样的家庭常常有可能陷人冲突和困惑之中,某个成员或单元的行为,像这个个案中露丝和约翰的关系,很快会影响到家庭中的其他成员。

  通过伯文式的过程,露丝和约翰学会了新的行为方式。她学习打破制造和平的角色,而他学习更好地支持她。结果,其他家庭成员被迫学习处理彼此间的关系。为了让露丝回到以前调停者的角色,到这一阶段为止,他们己经增加了彼此间及和露丝间冲突的数量。

  用家庭治疗的术语来说,这被认为是为了保持内部平衡状态,其中包括尝试回到家庭以前的状态。

  这个体系(家庭)相对而言是能发挥其作用的。在这个阶段,其家庭成员间的沟通取得一定进展,尤其考虑到他们通常彼此间很少表达自己的感受,对约翰和露丝代与代之间的沟通模式的探究使得他们学会怎样表达他们的感受,这种改变促进了孩子们的能动性,当然困难还是存在的囗那种不表达自己的感受及允许独立思考的代与代之间的行为模式似乎将不再继续下去c因为这些模式不会一晚卜就改变的,因此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旨在修正这些行为模式的努力不但会让这个家庭更加诚实、开放·而且使后代受益匪浅。

  对于这个家庭进行结构方面的改变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主要包括:

  ·和其他成员之间的关系更加直接

  ·把问题的焦点从亚当身上移开

  ·减少亚当和露丝联合反对约翰这种结合的概率

  ·减少露丝和亚当之间过于密切的关系,从而使她和约翰之间的关系更为密切,也能让亚当和他的兄弟姐妹及其他同间保持恰当的密切关系

  在今后的治疗中,并不是所有家庭成员都被包括在内。相反,也许只包括系统中一部分(约翰和罗布),配偶子系统(露丝和约翰),或兄弟姐妹子系统(罗布,珍妮弗,苏珊和亚当)。露丝和约翰将要继续加强他们彼此间的独立性和团结精神。

超职课堂 流心蛋
课程直播 查看更多
热点
考试指南
考试报名

超职教育APP下载

成就超值人生

官方公众号

联系客服

投诉直通车 app下载 公众号
电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