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职教育

超职教育 成就超值人生

客服热线

400-6777-098

投诉热线

400-6777-098

玛丽· E ·莫林专家博士用家庭系统疗法对露丝的分析(三)

发布时间:2020-08-27 阅读量:227

完成遗传表的目标之一是为了确定:0关系模式,从一代重复传到下一代的人际关系模式,这解释了目前问题或症状发展的背景;?情感表达剥夺的发生率,人们试图把他们自己从联合的或过T封闭的关系中分离出来;O三彘形关系,这代表冲突、混合,或情感的剥夺;@中毒性问题,例如宗教信仰、性别独立、金钱、政治和离异,这些导致来访者和系统中其他部分的情绪反应。

  在与露丝和约翰做遗传表时,我将收集下列信息,他们目前的家庭,他们生的家庭,他们的妈妈和爸爸的家庭:职业;教育背景;自己的出生日期和孩子们的出生日期;结婚、分居或离婚日期;配偶和孩子的姓名;流产、死胎和被收养的孩子;所有的孩子们现在所居住的地方;严重疾病的发生日期和类型;一些变迁,例如升迁或毕业;人口数据;文化或种族数据;社会经济情况;军队服务;信仰;癖好,诸如吸毒、饮酒和性;对老人、儿童或成人的虐待和退休或失业的日期。这样的信息形成一组数据,用来解释家庭交互作用模式。收集这些信息之后,我做了一个总结,这对于了解露丝和约翰的关系提供了有用的信息。

  总结通过使用遗传表来了解家庭系统,我了解到约翰对她的母亲有着未解决的情感。

  很强的角色独立问题。因此他们选择不与对方交往。为消除他们的焦虑,他们把罗布卷了进来(见图12)。约翰,像他父亲在他面前一样,选择对儿子诉说他对妻罗布 图1约翰庭多代三,表现出變的结构式

  我的新的猜想是约翰的三角关系(由于和父亲走得太近而疏远了母亲)使得约翰不能和露丝以及其他女人建立健康的关糸。他的父母不能解决彼此间的冲突,所以父母中的一方接近他,而另一方通过疏远试图减轻焦虑和压力。约翰和露丝都意识到他们正延续着约翰父母家庭中的模式。他们的认同混合在一起以至于无法讨论情感

  子不解的情怀。罗布因吡选择疏远他的母亲,原因他不

  能完全理解。这种三角关系使露丝感到孤单、无助。她觉得家人真的不重视她。但在治疗过程中,治疗师所帮助展示的情感让露丝和约翰对家庭问题有了新的认识。

  此外,一个新的相互作用机制建立起来了。约翰发现他能够打破家里的规矩,可以讨论情感问题,尤其是和一个女人讨论。而她试图成为系统中一个更蜘独立的人的时候,过去的规矩是禁止露丝和他探讨并交流彼此感受的。当她决定改变时,无意之中影响他也发生改变,这是一个说明系统中一部分的变化将带来系统中另一部分也发生变化的很好的例子。

  阶段二露丝的遗表

  我让露丝从那些意讨论她的家庭故事的父母、兄弟姐妹及任何其他家庭成员那里收集亻訁息囗我也让约翰收集同样的信息。我告诉他们收集这些数据的目的不是帮助他们改变系统中的其他人,而是帮助他们在个人改变的同时,和他人保持健康的关系。阶段一之后,约翰和露丝都说他们对婚姻更有信心了。

  露丝发现在去父母家单独同父母接触的时候,母亲比父亲更自在地谈论家庭以及他们的问题。然而,父亲也提供了关于他自己的一些有启发意义的细节收集信息的过程是一个干预的过程。露丝打破r家庭的禁忌,向长辈提问题以及探究他们与其他人之间的感受。

  毋亲的庭露丝发现她母亲很放松地谈论她的家庭。她母亲伊迪斯说她是3个孩子当中年龄最大的。她解释说她觉得担子很電,扮演弟弟、妹妹的照看者这一角色。她也说如果不听从父亲的话,就会遭到辱骂和严厉的惩罚。他不是教徒,而且酗酒。伊迪斯很早就决定不要和父亲的关系太密切。她的家庭里的成员从不沟通彼此间的感受。当提及宗教信仰或当她谈到上大学的时候,矛盾冲突就出现了。她的父母就会坐下来,向她解释,他们负担不起送她上大学的费用(但是他们送她的弟弟上大学了),而且她以后也不要再谈及这个话题。

  伊迪斯告诉露丝,她从来没有从家人那里听到一句支持她的话。而且,有谣传说伊迪斯的妈妈曾被送进医院,因为所谓的神经崩溃c这件事家里人从未提及过。伊迪斯抽泣着,说从来都不允许她谈论这件事。这是露丝第一次见到妈妈哭,更不用说表达情感。此外,她妈妈与她分享的信息是,她认为露丝是家里最沉稳的人了。这是露丝能记得的来自妈妈的第一次积极的评价。

  父亲的嘛庭露丝的父亲帕特里克不太合作。关于她需要了解的家庭信息,他提出了一大堆问题。我告诉她最好不要告诉家人她提的问题是治疗过程的一部分。她选择回答,这是受教育的一部分,事实也是如此。她父亲开始说了,他说告诉她关于他的家庭的一些信息,这让他觉得很不自在。这也是他第一次向女儿表达他的感受。当她问及原因的时候,他说家庭应该保持生活的隐私。他相信只有上帝应该知道家庭内部所发生的事。露丝没有做出反应。仅仅当他表现出舒适自在的时候,她才做出反应。

  帕特里克继续告诉她,他的兄弟一出生就死了,她的妹妹自杀了。妹妹的死使他成了家里的支柱,而且他对他妈妈基本上不了解。这也是帕特里克第一次和别人分享他自己。这使得露丝重新认识她父亲。她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她发现她能和父亲一起探讨情感问题了。过去,从没让自己这样做过。她也觉得和父亲之间的关系更加成熟,而且似乎是他第一次平等对待她。她的遗传表如下图12一2所示。

  度酒原教仃牧师尢宗教

  约翰5

  罗布珍妮弗苏堋业当

  

  露丝对自己的遗传表的解释露丝从自身角度出发,考虑她在家中的地位及其变化,结果发现:

  .这个家庭系统中多年来的一个有害问题是女性的独立意识勹

  ·当母亲和父亲处在充满矛盾的婚姻中,三代人中最年长的女儿在情感上与父亲封闭,与母亲保持距离。

  这种情况的假设之一就是父母疏远长女成为焦虑的黏合剂(保持系统平稳,或夫妇显得在一起的样子)。而这样就导致了长女渴望在身体和感情上脱离这种三角关系(母亲/父亲/ 女儿)

  露丝逐渐明白为什么当她成为家里的注意焦点时,父母之间的沟通就多起来了。当她想要脱离这种关系(从情感和身体上),她的父母就会注意她,他们不能解决自己的问题,于是转而关注女儿的问。当露丝顺从了,家庭就变得很平静,父母对她很满意,而他们之间的交流就又少了。

  下面是在治疗过程中,我们讨论上一代对下一代影响的一些内容。治疗师:露丝,你对你家人做了一些工作,从中你学到了些什么?

  露丝:我逐漸意识到当我想要变得独立一些的时候,我就有一种负疚感。我的行为带来父母强烈的反应。为了不使他们焦虑,我决定不去工作。从某种意义上讲,我认为,我使他们米在一起。可能长女所扮演的角色就是父母的黏合剂。

  治疗师:你能看出过去在你父母家你所做的和你现在在你自己家所做的,二者间有什么相关的联系吗?

  露丝:我觉得我在继续原来的模式。如果约翰暗示他对我做出外出工作的决定感到不满时,我就有一种负疚感,而且我应该对他的这种感受负有责任,应该减轻他的压力。同样,我也在孩子身上继续这种模式。当他们想要更加独立的时候,我就会让他们觉得负疚。

  治疗师:你仍认为约翰不想让你成为你自己,对吗?

  露丝:不对。在治疗中他已经解决了他个人的问题,而且我们已经看到了我们是如何把各家的庭模式带入我们的婚姻中。我们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实际上,约翰还鼓励我参加下个学期的课程。

  治疗师:这段时间你还有恐慌感吗?

  露丝:我仍然感到焦虑,但是现在知道是怎么回事之后,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恐慌

  这一对露丝和约翰的治疗工作是一个很简要的例子。对某些人可能要花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得出这个结论。一度我可能每周见一次这个家庭,稍后一段时间见面的次数会再少一点。

  :向露丝介绍家甩治疗的思想

  露丝报告说自从她和约翰接受治疗之后,亚当就越来越顽皮、捣乱,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学校。他和露丝间的争吵也增多了,通常间题是集中在露丝要求他收拾他的房间和完成作业上。在她接受治疗之前,她和亚当的关系非常密切,一同去看电影,参加学校举行的活动。约翰对亚当在学校的表现感到很失望。当提及亚当的时候,约翰说他从不收拾房间。

  我建议露丝考虑一下让他们全家都参与这一治疗过程。通过深人考察各自的家庭模式,她和约翰都发生了显著的改变。他们都认为彼此的关系得到了改善,对于意返学校露丝也很少感到负疚和焦虑。然而,她还是抱怨孩子们一直抵制这些变化,尤其是对于她的改变。业当和珍妮弗曾告诉过她,他们宁可要“原来的妈妈",也不希望他们的生活变得不稳定。

  基于我们的讨论,露丝决定请全家人参加她的治疗。全家人都被告知参加第一次会面。所有的孩子都同意参加,这说明是一个好征兆。但是,次子罗布有点儿勉强。他觉得他不存在任何问题,而且他不理解为什么他需要参加。

  在全家人的许可下,我邀请杰瑞,科瑞作为我的合作伙伴参加会面。如果治疗师是男女合作,这种情况是非常好的。因为我和约翰、露丝有过接触,孩子们可能会认为我们的关系是一个联盟,认为父母站在反对他们的一面。因此,有一个中间人平衡这种情形。选择异性合作者既可以协调矛盾,也可以规范行为。

  第一次会面杰瑞让家庭成员坐在他们愿意坐的地方。我首先感谢他们的到来,并直呼其名。我告诉他们这次会面的目的是建立治疗目标,并和他们讨论进一步的治疗是否会对家庭有帮助。我们也讨论了保密及一些必须遵守的纪律。

  参加者的抱怨显然,对于为什么每个人都必须参加治疗存在一些迷惑不解。因此,我们让露丝向全家人解释她的顾虑和她对今后多次会面的期望。

  露丝:自从约翰和我参加了治疗,我就发现这个家庭在发生变亻匕。亚当,你越来越沉

  闷了。我们也常常发生口角。你不愿意听从我的建议完成你的作业或收拾你的房间。我相信我们的婚姻状况正在改善,但是我和孩子们的关系,尤其是和亚当的关系,正在变坏。

  杰瑞和我注意到露纟纟和亚当挨着坐。约翰坐在我旁边,珍妮弗坐在亚当和苏珊旁边,她 18岁。罗布19岁,没有和家人坐在一起。杰瑞和我问每个人他们对家庭有什么看法。我们也问他们:“如果你们能从治疗中为自己做点事情,你们会做什么?你们是否意和家里任何其他成员保持一种特殊的关系呢?"

超职课堂 流心蛋
课程直播 查看更多
热点
考试指南
考试报名

超职教育APP下载

成就超值人生

官方公众号

联系客服

投诉直通车 app下载 公众号
电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