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职教育

超职教育 成就超值人生

客服热线

400-6777-098

投诉热线

400-6777-098

玛丽· E ·莫林专家博士用家庭系统疗法对露丝的分析(一)

发布时间:2020-08-27 阅读量:199

家庭疗法要求对个体治疗有一个概念转变,它将家庭看做一个功能整体,它大于它的各个成员的角色总和。家庭为理解个体与他人相处时的功能以及他们的行为提供主要背景。个体家庭成员的行动将影响家庭里所有其他的人,他们的反应对个体又有影响。个体与其他家庭成员的交往影响着个体的自我概念和他人的关系以及世界观。

  对于那些有持不良自我概念的家庭成员的家庭来说,它应该把发展性理论和系统模型整合起来。在露丝的个案中,系统的家理论要求评估她的家庭系统,其中包括丈夫、孩子和她的父母。一个更全面的系统化评估应该包括检测她和其他的重要单位,例如教会、工作、朋友们等的关系(交往)。没有规定治疗师一定要处理她的系统内的多少关系,因此,这要由治疗师的临床判断所决定。然而,从理论上讲(或象征性)治疗师将对她进行干预,使得她能解决和丈夫、孩子以及父母之间的问题,即使他们不会出现在治疗过程中。

  保密牲和对待秘密

  家庭系统治疗师在与来访者第一次会面之前所要做的一个决定就是他们将与谁会面。许多治疗师认为第一次应该与来访者所有的家庭成员会谈。考虑到现存的系统理论的多样性,治疗师可以决定最初只见来访者,后来再邀请系统内的其他成员参加治疗过程。在这种情况下,保密性必须要被强调。治疗师需要决定来访者在会面过程中所揭示的哪些问题将被保密。需要提出的是,许多家庭系统治疗师最初避免会见关键来访者,部分原因是因为在家治疗中怎样解决来访者的暴露问题。

  我个人认为,对夫妇或家庭采用的一个安全的方法就是不保密,这当然适合那些法律命令治疗师提供来访者有可能伤害自己或他人信息的情境,以及膚待儿童的个案中。即使在那些法律没有命令揭示秘密的情境中,建议让来访者知道关于对待秘密的一些规定。如果需要保密,治疗师当然会有一段困难的时间不能有效对家庭系统内的不同部分进行治疗。当整个家庭的成员聚到一起的时候,治疗师可能很容易忘记什么是他们所不能说的。由于这一点,许多家庭治疗师拒绝保密,并且在一开始就让来访者了解这一点。

  如果你是在拒绝保密的框架内工作,我建议你把这条规定写下来,并鼓励来访者讨论其相关问题。这一约定使得来访者在治疗过程中有一定冒险性。当然,在家庭治疗中的来访者从一开始就应该和个体治疗一样明确了解保密的法律制约。

  文化角度

  家庭系统治疗师关心家庭怎样受到种族和文化的影响。在白人.中产阶级家庭被认为无效的等级结构在一个拉丁裔、中产阶级家庭中就很正常。例如·在一个拉丁裔家庭中,祖父母对孙辈担当父母角色在文化中是正常的。然而,露丝家中的祖母担当父母角色就可能在家庭系统中制造问题。如果露丝家中的祖母换成露丝的婆婆,她与露丝的丈夫对于怎样教育孩子结成同盟,就会削弱露丝作为母亲的权利。因此,在考虑某一行为是不是问题之前,考虑家庭的文化取向是很重要的。一个家庭中的困扰问题对于另一个家庭可能是正常的。

  关躔王趲和題

  如果从发展理论的角度看露丝的问题,家庭阶段的主题就成了治疗过程的中心问题。也可以从结构方面看关于露丝家庭的主题,给这个系统(沟通的规定)加上边界限制也是很重要的。要被检查的主题或问题将决定采用哪一种理论和方法。对于露丝的个案,我将从家族内结构模型着手,这个模型是经由我整合发展莫瑞·伯文和萨尔瓦多.米纳奇的模型得来的。我用这一整合方式工作的理论根据是关于露丝主要考虑的改变是她回到学校丶寻找到一个教学的工作将可能怎样影响到她的丈夫和孩子们。

  我把治疗分为三个阶段。我采用代际模型(伯文)进行前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包括和露丝的丈夫约翰的会面。第二阶段包括评价约翰以及露丝的出生家庭。第三阶段是对露丝所有的家庭成员进行评价和干预。我对这些家庭过程的考察是从结构模型人手的。在对露丝的评价阶段给出了对这些模型的更加详尽的解释。

  露丝似乎不能把对自己的定义从她丈夫和孩子们当中分离开。她对自己认同的抗争使得我把她的区分辨别过程(认同)当作一个中心问题来对待。我将评价和处理的其他关键问题与跨越家庭几代人的僵化的(不灵活的)使焦虑得以继续的方式联系起来,还有她目前的家庭结构中的沟通方式问题。我从伯文那里借鉴了辨别区分和二角关系的概念。

  辨别区分露丝似乎在和她正发展着的自我做抗争。这个自我是从她的家庭以及可能从她出生的家庭中分离出来的。她要发展和她的父母、丈夫和孩子们相分离的自我认同这一点在伯文的术语中被称为辨别区分过程。人们的相似性越大,就越可能更多投入到人际关系中,以致不能有独立的认同。露丝在意她的丈夫和孩子们对她追求自己的目标的想法,所以变得她就无法行动。从系统的角度看,对露丝来说,其目标是增加她区分的水平。这并不是说她将自私自利地按照自己的方向行事,而是指她可以决定自己生活的方向。

  使得露丝持有她的自我感的是她常常通过三角关系和其他人发生交互作用。这是一个过程,通过它们可以@不直接和他人沟通信息,0)但是通过另外的人,O搬弄是非就是三角关系的一种形式。它是一种间接的且常常无效的沟通形式。例如,露丝可能希望说她对父亲很沮丧,但是却选择告诉妈妈。而她母亲把信息传给父亲并加上了“你怎么让你女儿生气了!" 这样就导致一个混乱且低效的信息传递。露丝需要另一个人把她的想法传递给父亲,因为她不能让自己去做这件事。她的间接沟通表明她缺乏辨别区分。她的沟通方式使得她在情感上是和别人,例如她的父母、丈夫和孩子们连在一起。在她的个案中,她越是依赖他人,就越不能了解她的价值和信念。在一定程度上,她的价值系统和那些她所依赖的人的价值一样。幸运的是,至少她开始想要成为一个独立于约翰之外的个体,并且正在考虑如果她获得一个新的自我认同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焦虑露丝和约翰的联合关系给她一种幸福感。然而,当她试图改变其系统内(父母、丈夫和孩子们)和他人的关系时,系统中的压力水平(焦虑和情绪上的沮丧)就会增蜘。她不能减轻焦虑在生理症状方面的表现,例如,惶恐不安,呼吸困难,难以人睡。她的医生判断她没有器质性或生理方面的原因。根据药物评估的结果,也许可以给她药物作为控制其症状的一个手段,以便可以接受心理治疗。总的来说,我不赞同用药物来减轻焦虑症状,因为我认为解决导致惶恐的问题所在远比只是服用减轻这些症状的药物有用。

  露丝感到焦虑,因为她的活动由在家做家务转到外出教学,这可能威胁到她的家庭。这样的焦虑是那些展现微弱自我感的来访者的典型。一个有辨别区分能力的人会对他的生活充满信心地做决定,并愿意面对这些决定的必然后果。在露丝家庭系统中显示出的焦虑表现在发生在成员之间的紧张密度、持续时间以及紧张类型。焦虑正在发生,因为约翰和孩子们害怕露丝会发生一些可能的改变。他们也许认为她的改变暗示着她不再爱他们了。检查这种焦虑以及它所表示的意义的方法之一就是从一种自然的系统的(伯文)角度着手。目的是探究在其家庭系统内引发其症状的过程,包括家庭成员形成三角关系的方式。

  代际交往模式根据伯文的理论,三角形(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是人类关系中最小的稳定单位。三角关系是将第三者带进两个人之间的冲突中,使原来的两人关系平稳下来。换句话说,如果两人受到冲突的威胁,就介人第三个人试图创造表面上在一起的形象。实际上,冲突以及对第三个人的关注都起到了减轻两人之间紧张的作用。

  这个概念可以运用到露丝的个案中,要评价她的惶恐以及决定她辨别区分的水平,治疗师可以通过评价目前家庭中交互作用的模式,评价以前的祖辈所发生的人际关系模式,以及这种模式是怎样从一代传到另一代的来进行。这就要考察三角关系过程。

  看一下露丝和约翰之间的情形,它提供了三角形关系的一个例子,因为这对夫妇不能讨论情感方面的问题,因而形成一种倾向,似乎只能聚集在家里的某个特定孩子身上。珍妮弗,被认为是一个反叛者,得到相当多的注意力。约翰也许还没有学会当他考虑到露丝外出工作时,与他人分享他所经历到的孤独感受。同样,当露丝觉得他不接受除了她在家里的角色之外需要一份职业的需求时,她也不会与人分享她的愤怒。他们不直接处理作为夫妇彼此间存在的问题,相反,他们讨论他们的女儿珍妮弗。

超职课堂 流心蛋
课程直播 查看更多
热点
考试指南
考试报名

超职教育APP下载

成就超值人生

官方公众号

联系客服

投诉直通车 app下载 公众号
电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