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职教育

超职教育 成就超值人生

客服热线

400-6777-098

投诉热线

400-6777-098

新学期开学,孩子厌学后不愿上学,家长为何焦虑自责?

发布时间:2020-09-02 阅读量:1209

新学期又即将来临了,开学的日子也越来越近,很多父母都在忙着给孩子准备“上学装备”之余,还要询问孩子的新学期的新计划,要完成怎么样的目标。

  可是有这样一批家长却是内心始终焦虑且彷徨着,因为他们的孩子已经厌学在家一段时间了,他们曾经试探过孩子是否想再次上学的念头,可是孩子都“无情”的拒绝了,这让这些家长很自责,认为自己真是个失败、糟糕的父母。

  今天,我就这几天指导『亲子沟通学习圈』家长的真实案例来谈谈这个话题:孩子厌学后不愿上学,开学临近,父母该怎么办?

  孩子厌学后不愿上学

  某位上初二男孩因为父母管教过于严厉,疫情期间网课也不认真听,作业也经常不完成,疫情结束上学不到一周便厌学情绪非常严重,无论老师、家长如何劝说他怎么都不愿上学了,父母无奈只有给孩子暂时办理了休学手续。

  男孩辍学在家整日黑白颠倒地玩游戏,妈妈整日焦急万分,但是面对孩子她又无计可施,中途孩子还与父亲多次产生肢体冲突,可是孩子仍旧是我行我素,现在新学期开学即将来临,妈妈希望能够通过深度谈话能够让孩子复学。

  以下是妈妈前几天跟孩子的沟通记录,呈现给大家:

  妈妈:“孩子啊,你现在可以停下来跟妈妈说下话吗?”

  儿子:“好的!”

  妈妈:“谢谢你喔!妈妈这几天也看到了你的努力,已经开始调整自己的睡眠时间,妈妈也很欣慰。现在快开学了,妈妈想知道你有什么样的想法,可以跟妈妈说下吗?”

  儿子:“我才不去,我在家玩游戏不行吗?”

  妈妈:“孩子,你是说你不想去学校,想在家玩游戏,对吗?”

  儿子:“嗯...是的!”

  妈妈:“你什么时候就不想去上学了?”

  儿子:“之前就有。”

  妈妈:“之前是什么时候?”

  儿子:“就在上学期开学没多久的时候。”

  妈妈:“开学没多久发生了什么事情?”

  儿子:“那一次,我爸爸冤枉我说抢他手机玩。”

  妈妈:“你爸爸那样说你当时你一定很生气难过,还有被冤枉的感觉,对吗?”

  儿子:“当然生气!”

  妈妈:“这件事情我叫你爸来与你认真地道歉,你看行吗?”

  儿子:“我不需要,而且也不接受!”

  妈妈:“你是说不接受你爸的道歉,但是又是因为这个事情是导致你不去上学的原因,对吗?你心里一直接受不了你爸那样说你,是吗?”

  儿子:“是的!”

  妈妈:“孩子, 其实我也看的出来你也是关心爸爸的,前几天你爸跟你有冲突还是你主动跟爸爸打招呼,这说明你心里是原谅了爸爸的,对吗?”

  儿子:“我还没想原谅他呢!”

  妈妈:“孩子,谢谢你的诚实啊!现在你怎么看待上学这件事情了?”

  儿子:“给我钱就去上学!”

  妈妈:“孩子,每个月零用钱爸爸都会给你的啊!”

  儿子:“那点钱不够,我有时还想给游戏角色充值皮肤呢!”

  妈妈:“孩子,你适当玩游戏是可以的,但是要妈妈拿钱让你充值游戏的话,妈妈心里接受不了,觉得那样是害了你,而且家里条件也不允许,如果哪天我中了大奖一定给你钱玩个痛快,好吗?”

  儿子:……(沉默不说话了)

  从这位妈妈跟孩子的沟通当中,我们能看到妈妈虽然语气温和,过程当中也有好奇的提问与及时的肯定,让孩子在沟通过程中感到被尊重。

  由于这次沟通前妈妈的起心动念是想通过这次谈话让孩子能够复学,所以在沟通过程中妈妈其实是很想快速解决孩子的问题,特别是提到父亲简单粗暴的教育方式,妈妈当下的回应是有强烈的讨好态度。

  特别在后半段沟通到如何看待上学这件事情上,妈妈已经无意识地启动了“听话教育模式”,开始用给答案与说教来回应孩子提出关于钱的要求。

  整个沟通过程中,妈妈其实不缺乏从孩子的内心感受切入的点,比如孩子回答:“当然生气!”,如果只要妈妈当时一句恰当的回应:“孩子啊,你还有生气吗?能跟妈妈谈谈你的这个生气吗?”,自然而然,对话的脉络就开始指向倾听孩子内心感受方向了。

  这样的对话脉络最大的好处就是避免了与孩子说教、给答案,让孩子觉得妈妈其实很关注自己的感受,两颗心就开始连接了,这才是真正陪伴孩子应该做的内容。

  如果妈妈自我情绪觉察能力较强,就可以引导孩子深深感受这个生气情绪的具体层次,比如:“你除了生爸爸的气,还有生你自己的气吗?”、“那么你现在谈起这个事情,还有生气吗?”,让孩子能够清晰地区分情绪,并有效地化解内心积压的情绪。

  如果妈妈能够在孩子厌学在家期间多次倾听孩子内心的感受,母子之间的信任就会有效的建立,那么在这个新学期开学之际,妈妈是可以直接通过对话脉络指向孩子内心的渴望层面,引导孩子自己去负责任,复学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当然这位妈妈,据我的了解,她目前还未能有效建立跟孩子的信任关系,自然她这次急于想解决孩子上学问题的沟通,得到的结果就不用多说了。

  家长的焦虑自责

 

  我前一段呈现的是妈妈与儿子的对话,此处要呈现的是家长,我与这位妈妈的对话。

  妈妈遇到的问题,是十四岁的儿子厌学在家不愿上学,妈妈经常焦虑自责,工作也经常分心,希望我跟她儿子谈话。

  妈妈在电话那头很焦虑,说话急促又无奈,抱怨老公对待孩子的简单粗暴,又抱怨儿子的不分白天黑夜玩游戏。她希望帮助儿子打开心结后,好好读书,同时责怪儿子怎么如此不体谅父母的一片苦心。

  我答应妈妈的要求,前提是孩子愿意线上主动联系我,而不是被妈妈逼来,因为孩子十四岁了,这个年龄当然可以自己做决定。

  况且妈妈误解了,我的谈话并非满足妈妈期待,而是让孩子为自己负责。但是孩子不愿意主动联系一个陌生的大人,无奈的妈妈只好电话与我倾诉自己一直以来的焦虑自责。

  以下是我们的对话,仅供你参考:

  我:“我们要谈孩子的厌学后复学问题,此刻你有什么感受?”

  妈妈:“喔,我现在感觉呼吸不顺畅,总是要使点劲,才能吸入空气。”

  我:“当你说自己呼吸不顺畅,那你现在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吗?”

  妈妈:“嗯,面部有些僵硬,嘴唇感觉到麻麻地,同时胸口堵得难受。”

  我:“我邀请你专注感觉身体的讯息,面部的僵硬,嘴唇的麻,还有胸口的闷,并且接纳它,你愿意吗?”

  妈妈闭起眼睛,手放在胸口处,深深呼吸几次后接着说:“我现在很想哭。”

  我:“你能接受自己哭吗?”

  妈妈:“我以前不接受自己哭,我总认为自己是坚强的。”

  我:“那你现在愿意接受自己哭吗?”

  妈妈点点头:“嗯!”

  我:“你知道自己现在的流泪在表达什么吗?”

  妈妈:“难受的感觉。”

  我:“你此刻能感觉这种难受的感觉吗?”

  妈妈:“我只要一感觉这种难受,我的胃部就开始痉挛,有想呕吐的感觉。”

  我:“那你还有别的感觉吗?”

  妈妈:“还有什么感觉呢?”

  我:“当你接触难受时,你还有其他的感觉吗?比如生气、害怕、紧张、无力、难过或者沮丧。”

  妈妈停顿了一会,彷佛重新体验自己:“这些感觉好像都有啊!”

  我:“哪一个感觉会比较多些呢?”

  妈妈停顿了一会:“我分不太出来,好像每一种都很多。”

  我:“那就说说你的生气,好吗?你的生气是指什么呢?”

  妈妈:“我气儿子不上进,他竟然不上学。好不容易才考上我们这里的重点中学,他竟然不知道珍惜!”

  妈妈说完,似乎累积很久的情绪释放,忽然掩面大哭。

  我停顿了一会:“还有气别的吗?”

  妈妈:“我气自己没有尽到当母亲的责任,没有管教好孩子!”

  我:“那你害怕什么呢?”

  妈妈:“我怕他将来会没有出息,步入社会连个好工作都找不到。”

  我:“那你还有害怕别的什么吗?”

  妈妈:“我害怕他成为像他父亲那样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是半途而废,不图上进,而且还大男子主义思想严重,喝完酒后动不动就打骂孩子!”

  我:“那你除了这些害怕,还有其他的吗?”

  妈妈:“我还会害怕什么呢?”

  我:“我也不知道啊,也许害怕孩子的现状、或者害怕你自己的失败?”

  妈妈:“害怕别人特别家里老人说我没当好这个母亲,我其实是个失败、糟糕的妈妈。”

  我:“你是害怕自己是失败、糟糕的妈妈?那你做了什么呢?你现在开始说自己很失败?”

  妈妈:“我用了各种方式,苦口婆心讲道理或者刻意讨好,甚至我现在跟孩子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但是他还是不肯上学,就光知道在那里玩游戏!”

  我:“你了解过孩子厌学的原因吗?”

  妈妈:“他说虽然自己成绩不是很好,但是自己的努力从未被父母看到,但是我觉得是他读书不刻苦认真,同时不敢面对挫折,再加上学校布置作业较多,给孩子压力比较大。”

  我:“孩子的这个理由你听起来不怎么接受啊?”

  妈妈:“当然不接受呀!我很生气呀!他根本就是不能面对困难,总是想逃避,一天到晚惦记着玩游戏。”

  我:“那你当时是如何表达对孩子的生气的啊?”

  妈妈:“我内心是想狠狠地骂他一顿呀!但是又不想对儿子发脾气,只好忍住脾气,苦口婆心地好言相劝。他根本就不听呀!所以我最终就骂了他,他都开始顶嘴了啊!这是让我想不到啊,结果爸爸过来就打了他了!”

  我:“那他经过这件事后改变了吗?”

  妈妈:“就是没有改变,而且还变本加厉了!我其实也不想对他生气呀!”

  我:“提到你对他的生气,此刻你有什么感觉?”

  妈妈:“我感到自责愧疚!我对自己没办法帮助他总是感觉很难过。”

  我:“即使孩子现在辍学在家,你还是爱儿子的吗?”

  妈妈:“当然爱他的呀!”

  我:“在孩子厌学在家这件事上,你的言行举止传达的是爱他呢?还是生他气呢?哪个才是她妈妈呢?”

  妈妈:“两个都是呀!”

  我:“如果两个都是这个厌学孩子的妈妈呀?那么孩子难道不觉得困惑吗?”

  妈妈:“我自己也觉得很困惑、混乱呀!但是我没办法呀!他怎么可以这样放任自己啊!我现在怎么做都感觉没有啥作用!”

  我:“那你的儿子怎么面对你这样的困惑混乱?”

  妈妈:“他很多时候就不愿意沟通呀!干脆把房门紧闭,我敲门都不理睬我呀!”

  我:“听起来他将你当压迫者,他发自内心不想与压迫者打交道,是这样吗?”

  妈妈:“可是我是他妈妈呀!”

  我:“但是他感觉不到妈妈的接纳与爱啊,在你眼里他是个不值得你骄傲的人!”

  妈妈在电话那头开始小声哭泣着。

  我:“此刻你怎么了?”

  妈妈:“我其实很爱儿子呀!难道他不知道吗?”

  我:“那你了解他吗?”

  妈妈:“那他了解我吗?他想过我这些年拉扯他多么辛苦?他想过我为此又付出多少吗?”

  妈妈在电话那头开始痛哭失声了。

  我:“你希望儿子了解你是吗?他会不会也希望你了解他呢?母子俩也许都在渴望对方了解自己?那谁应该先去了解对方呢?”

  妈妈:“难道是我要先了解她吗?”

  我:“我不知道呀!妳想先了解他吗?听起来你想解决问题,而且你比较年长,儿子是你一手带大的。”

  妈妈:“为什么又是我?为什么总是我牺牲?我已经牺牲这么多了?为什么?”

  我:“你曾经为了什么而牺牲自己呢?”

  妈妈:“我小时候,爸爸妈妈当时说家里经济困难,四姊妹只能承担起三个上学,希望我在家帮忙做农活,因为我个子高体力足,所以我比正常孩子都晚上学整整6年!”

  妈妈:“我一路刻苦用功,最后好不容易考上大学,毕业后又参加了公务员考试,当时成绩是全省第一名,本来是可以去到省城工作的,结果爸爸妈妈说自己年龄大了,不希望我这么远离他们,我于是放弃了省城的工作机会,呆在了这个县城到如今!”

  妈妈的哭声里面,带着压抑不住的愤怒与委屈。

  我等了她一会儿问:“当时你牺牲了自己的机会是吗?”

  妈妈:“嗯!”

  我:“但是你儿子此刻呆在家里是自己愿意的,并没有让你逼迫呀!你不妨聆听孩子的心声,怎么会是牺牲呢?听起来你希望儿子为了你牺牲自己的意愿,是吗?”

  妈妈停顿了一会:“我不希望他和我一样牺牲。”

  我:“那现在你还有生你父母的气吗?”

  妈妈哭着说:“我怎么可以生他们的气啊?他们为了养育我们姊妹4个已经够辛苦了!”

  我:“这里与你区分一下,其实可不可以生气?跟有没有生气?那是两码事。你回想一下有生父母的气吗?”

  妈妈:“我应该有生他们的气!”

  我:“那你还没有从内心原谅自己的父母,是吗?”

  妈妈:“我也不知道啊。”

  我:“听起来你有一个对父母未被满足的期待,这个未被满足的期待与儿子此刻有关吗?”

  妈妈:”我真的不知道啊。”

  我:“但是我现在看起来,你是在强迫儿子牺牲呀!因为他暂时不想上学,但他若是为了你上学,那才是牺牲自己不是吗?牺牲了自己的意愿。你和当年父母的做法,会不会是一样的呢?”

 

  妈妈沉默不说话,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我:“妳此刻内在发生什么?”

  妈妈:“我也不知道。但是……好像看见自己的一种感觉。。”

  我:“看见自己怎么了?”

  妈妈:“我自己好像不是看起来那么可怜!”

  我:“你以前经常觉得自己可怜吗?”

  妈妈:“嗯……”

  我:“刚才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突然有这个想法的?”

  妈妈:“当老师说儿子如果是为我上学,那才是牺牲自己的时候。我好像看见小时候的自己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正常上学,自己心里总是有一个声音,但是我以前选择性忘记那个声音了。”

  我:“那是什么声音呢?”

  妈妈的声音听起来坚定:“那个声音是『如果有读书的机会我一定要认真读书,不让别人小瞧我!』”

  我:“那过往的日子是什么遮掩了这个声音呢?”

  妈妈:“内心有对父母的生气,还有总是觉得我这半辈子他们对我有点不公平。”

  我:“但是你刚刚说了,当时你不是觉得不可以生妈妈的气呀?你又是怎么知道是这个遮掩住了呢?”

  妈妈:“刚刚老师问我的时候,我突然知道自己在生气,还有我只是不想承认而已,但是我一直都在生气,觉得这一切不公平。”

  我:“这个发现对你而言有冲击吗?”

  妈妈:“很大的冲击,很大的震惊,然后是豁然开朗的感觉。”

  我:“当时你比同龄人晚多久才开始上学的啊?”

  妈妈:“大概六年,我是十二岁开始上学的。”

  我:“那你是怎么办到的啊?”

  妈妈:“我虽然在家里干农活,但是我会经常偷听哥哥姐姐背语文课,我也常常拿他们的旧课本自己很认真的看,遇到不懂的地方我就偷偷地去请教村里的老师。”

  我:“你现在怎么看待没有上学的那六年啊?”

  妈妈:“经过那六年我不仅个子高、身体壮实,最主要的是我一直没有放弃学习,哪怕我没有机会坐在教室里,我觉得自己内心比同龄人坚强很多,我怎么可以这么了不起?”

  妈妈说到这儿,声调明显开始上扬。

  我:“当年为了家庭牺牲读书权利的女孩,为了家庭去做事,你现在会对她说什么?”

  妈妈开始啜泣,过了好一会儿,妈妈缓缓的说:“你很了不起,你知道自己是坚强的,因为你很努力的帮助父母。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不是被命运安排的人,你在帮助家里度过难关……”

  我:“那你会对当时这样的自己欣赏与感激吗?”

  妈妈小声地哭着说:“嗯。”

  我:“那你现在能对当年那个女孩,说说自己的欣赏与感激吗?”

  妈妈:“谢谢你啊,你怎么可以这么了不起……你是一个这么坚强的女孩……”

  我:“你觉得当年这个女孩有毅力与耐心吗?”

  妈妈:“有。”

  我:“你觉得当年这个女孩经受得起挫折吗?”

  妈妈:“当然。”

  我:“现在这个女孩长大了,她要面对儿子的上学问题,她也会有毅力与耐心去面对吗?也会允许儿子走一条自己的路,而不是一个牺牲的人?她会坦然面对期待落空的挫败吗?”

  妈妈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她会是个好妈妈的,她可以做到这些的。”

  我:“那你怎么看儿子厌学后不肯上学这个问题的呢?当年的女孩也曾经六年没有读书,如今不也成为了一个出色的妈妈。虽然情况不一样,你会怎么看呢?”

  妈妈:“我现在比较放松了,没那么焦虑了。虽然我不想让他总是在家玩游戏。”

  我:“关于儿子的复学问题,你现在打算怎么面对?”

  妈妈沉默了一阵子:“老师,我还是觉得他有点儿可惜啊!我当初是做梦都想要好好读书的机会,现在他有这么好的机会,竟然还厌学在家不肯上学了。”

 

  我:“你为儿子觉得可惜,是吗?除了这个,你还可以怎么去理解儿子呢?”

  妈妈:“老师,我现在好像比较理解他了!他开始有自己的想法了,虽然我还是觉得可惜,但是我觉得他不会笨到放弃人生,完全放弃学习。只是暂时辍学在家而已,他遇到的困难,应该自己会想办法解决吧!也许跟当年的我一样。”

  我:“你现在该怎么支持他呢?你其实也可以好好表达自己,而不是讨好他?”

  妈妈:“我内心真不想去好他。我现在真的可以接受这些了,我会问问他马上开学需要我帮什么忙?看他这时候想要做什么?我可以帮助他什么?”

  我:“你的转变怎么这么快?”

  妈妈笑了:“我也不知道啊!”

  我:“你的看法改变了,那么期待有改变吗?发生了什么?让你突然想通了什么啊?”

  妈妈:“我也不知道……大概我看到自己吧!自己有想法的,儿子也有想法,但是我没看见儿子的想法,我太不相信他了,我怎么会这么不相信他呢?好奇怪……”

  我:“妳现在深呼吸一下,感觉一下自己。”

  妈妈深呼吸之后说:“我感觉很轻松。很想跟儿子好好谈谈,我会陪伴他,尽自己的能力帮孩子托底,他已经快十五岁了,可以自己做决定了。我不像刚才那样焦虑自责了,唉……”

  我:“你刚才叹了一口气,这是什么呢?”

  妈妈:“本来很简单的事情,我怎么弄得这么复杂,厌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呀!老师你孩子不也曾经厌学在家吗,都没见你焦虑过啊?”

  此时,我明显地感觉到妈妈的焦虑自责少了很多,变得幽默风趣了。

  对话本质的误解

  这次的对话,透过孩子的事件,探索了妈妈的内心感受,让妈妈能正面接触自己内心的感受,并帮助她理清感受的各个层次,其中她觉察了未满足期待的部分,她最大的失望与愤怒,和她过往生命中未满足的情结有关。

  通常我遇到很多孩子厌学或者孩子不肯上学的妈妈,她们更多地是在用孩子的各种事件去宣泄自己的焦虑情绪,而且很多时候还是无意识地去给孩子贴各种叛逆行为标签,来掩盖自己是个失败的母亲,这样的自我认知。

  我一般都会安静地听完这些事件,因为我知道这些都会勾起了妈妈生命中未被满足的情结:曾经妈妈的愤怒,曾经妈妈的失落,曾经妈妈身上的正向资源,但是妈妈并不懂得如何整合自己。

  因为当孩子的决定与妈妈的期待不同后,妈妈就看不见孩子的内心世界了,无法跟孩子站在一起,陪伴孩子思索该如何应对这个问题。

  很多人误解对话的本质,遇到孩子出现问题,总是想通过对话去改变孩子,却忽略了彼此应尽的责任,忽略了自己如何觉察感受、观点与期待,忽略和自己的渴望连结;

  但唯有透过自己的内在与孩子内在连结,才能了解孩子的问题,协助孩子度过难关,为自己负责任。若是父母一味执着“应该”如何,只是想满足自己的期待,却不知道自己期待、观点的由来?那只会让生命的流动卡住,无助于孩子也无助自己。

心理小知识
课程直播 查看更多

专业篇:心理咨询的“交通规则”

08-28 12:18-12:32

查看回放

超职教育APP下载

成就超值人生

官方公众号

联系客服

投诉直通车 app下载 公众号
电商入口